撸起袖flapping子 加油干
本文摘要:(原标题:撸起袖子 加油干) “哥,新年好。晚上年三十儿,准备怎么过?” “和留在这里的工友们一起包饺子、吃扒鸡。” “北京过除夕也时兴吃饺子?” “嗯。我听说北京人过大年,一定要拎点心匣子、吃烤鸭、逛庙会,回头有空的话,我去便宜坊买点烤鸭带

(原标题:撸起袖子 加油干)

撸起袖子  加油干

 
 

“哥,新年好。晚上年三十儿,准备怎么过?”

“和留在这里的工友们一起包饺子、吃扒鸡。”

“北京过除夕也时兴吃饺子?”

“嗯。我听说北京人过大年,一定要拎点心匣子、吃烤鸭、逛庙会,回头有空的话,我去便宜坊买点烤鸭带给你们尝尝。”

“你晚上好好和爸妈吃个团圆饭,让二老别担心我。”

“不担心,他们就盼着你赶紧带个女朋友回来,嘿嘿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上班去了,晚上再给家里打电话。”

“好。”

退出微信,李伟龙穿上外套,准备去食堂吃早饭。手机上,时钟显示为1月27日早上7点,离农历新年的到来,还有17个小时。作为家中的长子,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回哈尔滨木兰县过新年。

“中区负责空调水的工长就两名,那位大哥要回家张罗孩子的亲事,我就主动申请留了下来。”中区,是项目部为管理需要对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A2工程的划分,东、中、西三个片区,每个区域占地面积就近10万平方米。

7点30分,从办公室里拿出工服和安全帽,北京建工安装集团A2中区空调水专业的工长李伟龙,开始了大年三十的值守工作。平常走的“小路”随着盖楼被“封堵”了,他只能先从工地外围绕上半圈,再踩着一个简易搭就的通道进入主楼。“注意脚下的钉子。”绕圈的路上,他不时向记者叮嘱着。

所谓的“路”,其实一点儿都不平整。两根宽不到70厘米的木板,向斜上方一搭就成了上下的“楼梯”,走在上面,记者得把重心下压才能摇晃着保持平衡,而李伟龙踩着其中一根木板就能快速通过。“走多了就熟了。”说话时,28岁的他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了羞赧的笑容。

进入主楼后,李伟龙先沿着脚手架向下进入地下二层,然后从南向西开始一处一处的巡视。从体感上,透风的地下空间,气温要比城区预报的温度低上至少3 ,即便是穿着过膝的长款羽绒服,记者也感觉手脚冰冷,而对于李伟龙来说,从最底层往上,是他每天的行走路径。

“相对于东、西两区,我们中区的机电安装进度较慢,这个春节,我们得把空调管道、给排水管和通风管这三大类主管道安装好了。”李伟龙指着堆放在脚边的管子说,农历廿六之前,工长们就把需要的材料数计算了出来,大约13万米的管道也提前拉到了工地现场。“从现在到7月份,是我们机电组最忙碌的时候。”

去年年底,A2办公楼实现了主体结构封顶,完成最初阶段的配合预留预埋后,工人们就得撸起袖子抓紧完成各专业管道的安装。“这是个大工程,技术要求也比其他工程严苛,我们给自己设立的目标就是:既要按时按质按量,还得保证美观。”李伟龙给记者举了两个小例子。在A2工程中,每一根雨水管道和每一根喷淋管道上的螺丝,全部都对着一个方向。在消防排烟风管上,每15厘米就要安装一个螺栓,而每个螺栓指着的方向要求和将来气流通过风管的走向一致,以便利日后管道的维护安装。

“仅螺栓指向一致这个要求,给工人和工长们提出的工作量就比一般项目多出两倍。”很少被要求螺栓方向的工人们,在开工前就挨个进行了一番密集培训。同时,项目部也要求工长们不仅要加大巡视频率,巡查中还得格外注意管道的外观是否规整。

就这样,15厘米、15厘米的巡查,几万平方米的地下二层,一圈下来,李伟龙就花去了约90分钟的时间。一层一层地往上,几十米高的楼体,上上下下,一天就得七八趟,折算成步行距离,至少在10公里以上。

“我们常把自己叫做幕后作业者。”李伟龙指着顶上的一根根管道说,待工程全部完工后,这些管道就会被“藏”在吊顶里、墙体里等等,从外观上压根看不到,“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开关了吧。”

从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三,李伟龙都得二十四小时留守在工地现场。而且,除了他日常负责的中区外,东区和西区的机电安装管理工作他也得兼顾。北京建工安装集团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春节假期期间,像李伟龙这样留守在一线的工人和中层管理人员,总共有125名。其中,100名建设工人都来自外地,祖籍以河南、河北和江苏为主,年龄在25岁到40岁之间。

“基本都是老工人,从 秋收 后来到行政副中心A2工地至今,都没有回过家。”该位负责人介绍,为了让外地的工人们能在北京安度春节,项目部提前就购买了100多份扒鸡,大年三十儿到大年初二,工地食堂也是免费向工人们提供早、中、晚餐。除夕夜晚上,项目部也会组织留守工人一起包水饺、迎新年。

在地图上搜索,李伟龙的家乡哈尔滨木兰县,距离北京有1400公里。从北京出发,李伟龙要先坐一趟高铁到哈尔滨市,再搭乘2个小时的长途汽车才能回到家,全程得10个小时。

“距离你上一次在家,大概有多久了?”记者向李伟龙问道。

“从去年7月份到工地,一直没有休息过,也没有回过家。还好,家里还有一个弟弟,能代我照顾父母。”他坦言,自己也会想家,但既然做了这份工作,总得有点大局意识。而且,和父母解释之后,两位老人也很支持他的决定。

“人不能团圆心团圆。”这位28岁的家中老大,早早把攒了很久的工资寄回了家。

本报记者 赵莹莹文并摄J201   

(原标题:撸起袖子 加油干)

优博平台:撸起袖flapping子 加油干

相关内容